晋黎_

咸鱼一条,偶尔产毒,欢迎勾搭wwww
-天下万物生于有,有生于无-

完结撒花!
此时无声胜有声!
飘荡真的太好听了!啥时候出原声!
阿紫能吐便当暴风高兴!
星罗班又在一起了暴风高兴!
白糖糖不哭!你会有妈妈的!
最后的最后
小青终于喊了妈妈!好高兴!
【高兴得语无伦次】

昨天为了庆祝身宗双宗主诞生高高兴兴腿的复健草稿…今天描线才描了没多久阿紫突然就凉了,ojz大概也画不下去了…

本来还想画成针锋相对…现在qwq还争啥呢你俩好好地和爸妈过就是我最大的心愿了。))

你瞎乐个啥啊你…

阿紫临走的时候说【墨紫什么都没有】
但我相信雨师紫会有一对疼爱她的父母和亲近她的妹妹。












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

qwq我的紫啊!!!!
我的紫啊!!!!
太难过了……她直到死都没有得到她想要的一个家……qaq这难受程度已经超过了师父和悠狸哥哥啊!!

在完结之际不负责任的猜(du)想(nai)

多图慎点!

目前看来舅舅算是达成(?)混沌和韵力的平衡了,很有可能是结合了青爸的研究成果才做到的。

但新的问题又产生了,舅舅修炼水无相获得了成功



为什么同样修炼水无相的阿紫就会人格分裂,更可能形神俱灭?

韵力的差距固然是原因,但更可能是因为水无相本身就是将混沌与韵力一分为二的术法,舅舅体内有混沌平衡,所以可以自如地分身,但阿紫修炼的一直是纯净的身宗韵力,缺少混沌的一面,强行分离就会玉石俱焚。

就目前剧情表现来看,舅舅取得平衡之后可以轻松碾压判宗三将的混沌攻击【无情大人毕竟是宗主哇,用令牌轻松接下来了】

之前银婆婆是怎么劝悠狸哥哥的来着?




既是相克,必然相生

纯净的韵力或是纯净的混沌,必然是不可取的,悠狸得到了纯净的韵力,心境由此大变,一心消灭混沌,他的内心一产生对韵力的怀疑,韵力立即就与神识产生了排斥爆体而亡【那么好的一个小猫啊唉】而普通的猫民完全没有韵力护体,无法抵御就吸入混沌,变成了神智全失只知杀戮的魔物。

相克必然相生,只取其一必然招致灭亡。

【以下是不负责任的瞎bb】

在猫土初生之时,混沌和韵应该是等量的,二者相生相克,相遇湮灭生成能量(啥)又由于这个过程生出新的混沌和韵来达到熵值最小的平衡态。后来由于某种原因,这个平衡体系被打破,混沌总量越来越大并且不可控,此时出现了京剧猫的始祖修,在混沌中参悟了韵,驱散了混沌。

但他也应该很快意识到了这种纯净的韵力不是每只猫都能控制住的,如果弥漫开来也会造成混沌一样的后果,于是他将这份力量分为十二份,取其精华,各有所长,传授给各宗,既能制衡混沌,也防止了上述情况的出现。少数猫作为修的传人则得以获得未分化的韵力,如云忧谷的众猫。

回到相生相克的问题,修能从混沌中领悟韵力,那么也就说明黯从韵中领悟混沌同样是可行的,而且黯或许比修更加敏锐,他或许看到了更深层的东西,比如——

到底是谁,开启了猫的灵智,让猫土成为今天的猫土?

他或许有了初步的答案,因此叛离了韵,开始研究混沌,控制混沌。具体如何目前尚不得而知。

46集出现了天生不受混沌和韵力影响的小异猫,或许她这样的猫恰是混沌和韵的原初状态,彼此平衡,互不影响,互不侵扰。舅舅这样的平衡大概只能算是强行动态平衡,不是真正的自然融合状态,结合反派要凉定律,接下来这个状态可能会因为心境的动摇或是力量过度使用失衡而gg。

官方爸爸大手子真大手子……舅舅这下是洗不白注定要凉了【叹气】其实我是真的很喜欢这样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嗷呜。。。

关于云忧谷,白糖和铃铛的关系其实还有挺多点可扒的……绝没有上文那么简单的带过……不过再写下去篇幅真就太长了【呼】

京剧猫这剧情深度真的已经远远超过一个正常子供向动画的容量了…别的不说就说第三季反复讨论的这个韵和混沌的关系挺烧脑的,还有前边的诸如一味跟风不如各司其职,严师不一定出高徒这些问题的思考其实真的很深了…感觉剧情从第一季开始一直在往上升,从单纯的打混沌到如今的混沌与韵的关系,吹爆官方!这真的是非常优秀的全年龄向作品!

最后,其实黯大人的问题还是可以回答的

当然是亲爱的官方爸爸啦!【bu】

嗷呜错怪绒嬷嬷了!断手驻颜辛苦您老人家了QAQ

舅舅这出戏演的也太好了…不对官方爸爸这出戏写得太好了假装好人的高智商变态什么的

【不过他就算变态了还是好帅】【小声哔哔】

以及墨兰宗主也太帅了吧……冷静自持又严厉的女强人气质棒呆(崧崧的那句夸奖hhhhhh)

最后吹一波绒嬷嬷!她简直是这出戏的点睛之笔!

qwq小青终于找到家了!
可以肯定的是绒嬷嬷肯定不简单 个人倾向于被幻夜掉包了√不过阿紫姐姐和墨邪舅舅真的都好好看!身宗一家子美人|ω・)
云忧谷的帅大叔说不定真是青爸…)长得巨像身宗猫(当然还是谷主帅)小声)
最后表白身宗宗主一家子啊啊啊啊啊啊颜控表示毫无抵抗能力!!!

今天这两集真的是非常心疼白糖和小青了……
既心疼又感动 两只小猫承担了本不该他们承受的磨难 却又一直把孩子们保护的这么出色 真的是长大了

所谓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
欢迎你们回家!

【蛇燕】长青 01

食用说明:

标题是随便起的…

现代paro小短文,大概是之前那篇知乎体的后续……七夕要联考就先发一点点emmmm

文笔差,OOC预警,抛砖引玉期待太太们投喂更多的粮

前文走
这里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

浮生昨日第一次进入导师的实验室,连着9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差点没整垮他,一回公寓就倒在了沙发上。他瘫了一会,而后到厨房里拿了一罐冰啤,回身对坐在另一个沙发上的学长哀叹道:“灵蛇前辈,突然有点懂你和毒龙前辈为什么坚持健身了……这种地方简直不是普通人待的,连水都不让喝。”

灵蛇并未放下手里的kindle,淡淡道:“毒龙银鞭健身是为了穿衣服效果更好,我夜跑是为了改善睡眠,和做实验并没有什么关系,这些习惯就好。”

浮生:“……”

他隐约看出灵蛇今天并不想与他搭话,也知道灵蛇忙于答辩的事,便识趣地不再多言,翻了个身拿出手机。

“……嘶,麻烦了。”

浮生突然一拍脑门坐起来,急匆匆理了理自己被躺得乱如蓬草的马尾辨,捞起衣架上随手挂着的大衣围巾就要出门去。

“往何处去?”灵蛇终于抬眼看着他,“什么东西忘拿了?”

浮生眼睛盯了一会手机屏幕上的定位,又无可奈何地望望窗外铺天盖地的大雪,面部有些微妙的扭曲:“是玉箫前辈的消息,下午三点发的……他说那个飞燕改签了,明天凌晨两点多就到……”

“你现在要去接机?”灵蛇拿起茶几上摆着的空罐抛给他,“好极了,记得把这个易拉罐也带到警局去,证明你只喝了点啤酒,完全不能在大雪天做马路杀手。”

“该死该死该死,白天完全没有时间看微信,现在已经十二点半了,这下麻烦大了。”浮生沮丧地按住了刘海喃喃道。

他沮丧地抓了一会头发,忽然抬头望向灵蛇,金眸里闪过一丝狡黠:“前辈……”

灵蛇好整以暇道:“自己作的孽自己补救,我没兴趣做好事。”

“……这样吧,前辈帮我一次,我做一个月的早餐。”

 浮生深知灵蛇不是什么心肠慈悲之人,更不会主动做雪中送炭的事,要想从这种理性到冷血的利己主义者处寻求帮助,就一定要付出代价——他倒是很能理解,毕竟他自己也差不多是这样的人。

灵蛇报以微笑:“你的厨艺实在不敢恭维。”

浮生狠下心:“……代交下个月的牛奶费?”

“三个月。”

“成交。”

2

窗外的指示灯光打在机场巨大的玻璃幕墙上,折射出落雪纷纷扬扬飞舞的影子,如深黑的画布上飞溅出嚣张刺眼的白色颜料,看久了眼睛生疼。

连续写了6000字论文后,灵蛇眯了眯有些酸胀的眼睛,略略活动了一下紧绷的手臂,抬起手腕瞟了一眼表盘——4:43,比原定的航班到达时间已经晚了两个半小时。而机场方面似乎也说不好延误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,连晚点播报都停了。屏幕上不断滚动着的航班信息也变成了清一色的"FLight canceled"。

深沉的黑夜有退却的架势,天际隐隐约约泛起鱼肚白,照亮那大朵大朵缀在天幕上的乌云,晕染出深灰色的边缘——依旧是死气沉沉的颜色,看不到什么雪停的希望。

金发碧眼的服务员小姐第四次笑眯眯地端着咖啡壶走近,询问是否要续杯。灵蛇露出礼节性的微笑摆摆手,顺带把餐盘和咖啡杯放到了她手里的托盘上,收拾东西起身离开。

等候室开的暖气到底比不上机场咖啡店里的温暖,钢制的长椅更是冰冷一片,长椅上三三两两坐着接机的人——或者说大部分都睡着。他淡淡扫视一圈,寻了个角落里的位置坐,戴上眼罩,按了按太阳穴,闭上眼打算小睡一下。

或许是三杯浓咖啡下肚的缘故,咖啡因叫嚣着钻入中枢神经系统,刺激大脑皮层,迫使神经元将清醒的信号传导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。灵蛇便重新睁开眼,湖水色的眼睛里荡开一圈涟漪。

他算着假期还剩七天,而需要准备的材料已大多备齐,不缺补觉的时间。自己本是极注重身体的人,偶然一次彻夜不眠也不会导致身体反应过激,反倒丝毫没有头疼眼干的不适感。

于是灵蛇拿出了装在包里的IPAD,插上耳机线,顺手打开了cytus——想来此时是无法入睡了,不如玩音游。

3

地面上的空气同飞机里是不同的,更寒冷也更清新,并没有自由的甜味,只是带着些雪的气味,同水汽肖似,却凉得多。

飞燕深呼吸几下,手贴上玻璃通道边的钢制扶手,冰冷的温度自指尖传来。他望了望下边,大雪中几个工作人员正在从货舱中取出行李扔到大板车上,动作颇不耐烦。见此情状他庆幸没有把贵重的电子产品放进行李箱而是放在背包里。

他取出口袋里的护照和登机牌向着海关入境处走去,工作人员是个四五十岁的大妈,看起来没怎么睡好,问了几个问题后拿起护照看了看就不耐烦地招招手让他通过了,连”Welcome to America.”也懒得讲一句。飞燕不禁想起方才飞机上脾气急躁的空乘,又想了想国内航班上笑容甜美的空姐,耸了耸肩。

取行李的过程倒是没什么波折——忽略箱子表面那一条深深的压痕的话。飞燕心说美联航的服务果然一塌糊涂,难怪被那么多人嫌弃。他也是没办法才决定提前行程,原定的航班因为突如其来的大雪而取消了。

腹诽归腹诽,飞燕面上还是一派沉稳地拉着被压过的行李箱快步踏上电梯,按照约定浮生剑会出口处的等候室接他。

飞燕看过他的照片,是个仪表堂堂的年轻人,只是他莫名地第一眼对浮生没什么好感,也说不清是为什么,加上这位的名字叫作浮生——好死不死就是捅死那位飞燕的浮生二字。

不过他待人处事一向都很客观,就事论事,除了对待与那位灵蛇尊上有关的事之外,一切都拿捏得很有分寸。名字这事就更不足为据,毕竟这世上重名的人千千万万。

墙上的大钟显示时间是05:20,飞燕隔着玻璃看到等候厅内忽然热闹起来,不断有人进进出出。这个点就在等候厅内的不出意外就是等这趟航班的人。而他扫视一圈并没看到浮生剑的身影。

这可真是奇怪了。

这厢灵蛇刷出了L章第三首master曲,站起身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顶着锅盖逃走,明天开学。